首页 » 其他 » [十四]整理篇一:不同时期的梦想观

[十四]整理篇一:不同时期的梦想观

 

有关梦想的那点事 2011-8-2

在我读小学的时候,我爸跟我说,你的老师每个月有800多块钱,我很惊叹,从此做个小学老师在我心中具有神圣的地位,觉得此生就朝着那奔去了。读初中的时候,我自己发现,初中老师比小学老师的待遇好得多。此后,我的梦想也跟着升了一级。幸福的初中很快过去了,到了比较陌生的高中。此间发现,老师这个行当真是太辛苦了,天天从早到晚跟着我们这群忧郁少年。当老师的梦想就此结束。恰又觉记者这个职业很能满足自己内心的需求,而且是那种为民请命的、专门关注弱势群里的记者,心中更是无比佩服。只是,在我文静寡言的外表和稍带木讷的表情下很难让人联想到记者吧(我在辩论或是吵架时除外吧)。大学四年,自己看到的少许现实给了自己一些稍带理性的思维,就很少想梦想了。毕业后,总觉自己是有梦想的,就是不知道是什么。模糊的梦想终有一日清晰了,仍旧不清楚它和理想有什么关系。

 

上篇成文于刚毕业在深圳工作的时候,那个时候的理想应该是锻炼自己,成为一个职场达人,算是很切实际的。然并卵,我现在是在小县城的郊区当办公室小妹,对于理想梦想,有了新的看法。

其实自己一直都没有梦想。

梦想是发自内心想做的事情,可以全身心坚持而不觉累,不带半点功利,完全是兴趣爱好的指引。但不是人一出生就会有,梦想会潜藏。幸运的,能够在生活中被激发,不幸的,一辈子都没有。电影《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》中,男主安东尼是在留学时,被澳洲精致的美食激发,从而改系学了西餐料理,梦想也就变成开一家别致的餐厅,而不是父母期望的金融才子了。可见,上文我写的当各级老师根本就不是梦想,只是眼界有限,接触到的有钱行当就这一个,再加上父母的功利灌输,就歪曲了梦想。

真正的梦想是想都不敢想。

从小喜欢读课文、演讲,梦想应该是往播音主持方向走,小学语文老师还说以后去考中国传媒大学,可怜我学识浅薄,连传媒大学是什么玩意都不知道,嘻嘻哈哈过完初中。高中懂了,同时懂的也有家贫。看着电视里管光鲜亮丽的主持人,再看看自己一脸土气寒酸样,叹了口气,默念:别了,我的梦想。从此踏入俗世不回头。本来有兴趣的是文科,为了传说中的好找工作,忍痛报了理科。毕业发誓不进体制内的我,因为工作不好找,鬼鬼祟祟考进了单位。我就成了我。

我是个无聊的小姨,总是问外甥们长大了想干什么。我想记录他们的梦想。

3岁的外甥还懵懂,全然不理会我的问题。5岁的外甥,说长大要当奥特曼。7岁的外甥是要当英雄,这个有趣,问他想当什么英雄,没了下文,以一句”英雄就是英雄“把我噎回去。9岁的外甥让我很担心啊,因为他说:我不晓得。在我看来,回答我想数星星都比这个好。一天,5岁外甥罕见地拉我一旁,(一般我对不听话的儿童总是怒目相对,晓之以情,动之以手,所以外甥很少有喜欢我的时候)说:“小姨,给你看我练得功夫。”然后有模有样开始“耍”起来。别说,小胳膊小腿还挺有范。虚伪的我装着惊叹的样子说:“哇塞,你怎么这么厉害,我都不会,你是怎么练得?”“我自己在家里练得,看到电视里的”。此时我的内心是真心惊叹的,这娃是真喜欢啊。各种迹象也确实表明,这娃动手能力极强。从小掐死鸡鸭无数,掉入过池塘,炒过饭菜(奶奶做好的不吃),自己洗过头(一头厚厚的泡沫,我猜是把一瓶洗发水都倒在头上了),或许我该建议我姐,让着娃去学武术了,好歹人家已经在为当奥特曼的理想努力奋斗了。再说7岁外甥,用成人的形容词,应该是个小闷骚(希望大姐看到了不要打我),越长大越不叫人,任凭风吹雨打都不开口,倔得有个性。这娃不好动,一般孩子都天天想着法子往外跑,他则像大家闺秀,不到万不得已不迈大门。极端的例子就是今年正月里都没回过外婆家。问他在家做甚。答曰:看电视。哎,这当英雄的梦想会不会只停留在”梦“的层面呢?

我还会继续无休止地问他们。在我的学识和见解里,性格和兴趣爱好是由基因决定的,基因是很复杂的东西,在自己身上没表现出来的特性,也许在自己孩子身上就体现了,所以性格和兴趣爱好这是天性,做父母的也最好不要去违背,而是要观察和激发。观察到了就该好好培养,毕竟做自己爱好的事是最省力和最容易成功的事。没有观察到的,就应该多创造条件激发,带他多见识,毕竟,兴趣爱好是一生中很重要、很快乐的事。

言归正传,有梦想是件值得件幸运的事,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代,有梦想能成为很平常的事,一生做自己喜欢干的事情!

原文链接:[十四]整理篇一:不同时期的梦想观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0